uu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uu小说网 > 拼图(破镜重圆 h) > 初遇

初遇

初遇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在富商云集的h市还姑且谈不上,但至少在s市这座小城里,林缊月绝对可以说的上是从小家境优渥,从出生一直到十七岁,她在s城算是zuo了半辈子的千金。

        林run刚那个时候开厂又开公司,平时生意繁忙,没空guan她。陪伴给的不够的时候,爱就从钱里散出来了,林run刚给林缊月和张婉清打起钱来丝毫不手ruan,但张婉清也懒得guan她,通常就爱出门去棋牌室打麻将,一直打到半夜两点钟才被司机醉醺醺的接接回来。关门声很响,会把林缊月吵醒,她一拉被子,翻个shen,就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常年以往,林缊月缺乏guan教,变成一个又野又叛逆的小孩,家里外婆还没有去世的时候,常常看见她就摇tou,说林缊月倔得跟tou驴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pi肤白净,长得又明眸皓齿,不笑的时候拒人于千里之外,看上去绝对和‘倔强,’‘叛逆’这类词汇没有一丝一毫的联系,不过只要林缊月一笑起来,从那飞扬的眼尾里,还是能可见一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林缊月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肆意生长,像一丛没有人guan但依旧生长得很漂亮的路边野花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七岁那年,林缊月才发现自己并不是什么路边的野花,她实际上是高档小区楼下,被物业园丁定时洒水化fei的品种花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楼盘崩塌,高档小区不复存在,她被连gen从土里ba起,闷在车里,不知栽向何chu1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缺少沟通的家里,她最后一个才得知自己家破产的消息,林run刚作为家里的ding梁zhu,只简单和她说了情况,她去问张婉清,张婉清缄默不语,那几天表现的异常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从只言片语中大概得知,林run刚投资失败,厂里会计又卷钱逃跑,资金链断得彻彻底底,有个以前的朋友愿意给予他们帮助,但工作的地点在国外,林run刚和张婉清得一起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富足的生活变成片段在脑海里晃一晃就变成泡沫就飘走了,夫妻俩要远赴国外打工还钱,而林缊月则要留在这里念书,像多余的行李一般,寄存在帮助他们的人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帮助他们的居然是h市最有钱的人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到的那天她从车窗看那hu人家住的房子,三层别墅,漂亮的欧式雕花,花园里还栽了一颗枫树。那是一个八月初的酷暑,火辣的阳光卯足了劲要把万物抽干水分,知了像老家巷子里的八卦声那样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发现自己从高档小区楼下的泥土里,被移植到了别墅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权势滔天的周家三口平时就住在四层别墅里,三个司机,四个佣人,两个厨师,他们举手投足都礼貌,疏离,看着她的眼神没有喜爱,也没有厌恶.

        大大重重的书包压在林缊月shen上,她后背闷得出汗,旁边的林run刚夫妻二人在和周家夫妇客套的寒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低tou用鞋尖轻点着地上的蚂蚁,看着它们爬上鞋tou,她又把它们抖下去,在第五次重复这个动作的时候,林run刚叫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林缊月抬起tou,所有人都看着她,估计是介绍到她了,但她走神没听见,只好对着周家三口摆出一个礼貌的笑脸。周家那个儿子足足比她高出一个tou,林缊月要稍稍仰tou才能看到他的脸,jing1致雕琢过一般的五官,矜贵又耀眼,就是表情很冷淡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放山和李min只生了一个儿子,那就是周拓。

        han金钥匙出shen,几乎是板上钉钉的继承人,所有人理所当然对他期望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家长互相介绍了他们,还一起在家吃了饭,请了外面的高级厨师zuo的。周run刚和林放山还在客厅谈论工作的细节。她并不感兴趣,早早的离开了,在周家别墅里闲逛。

        主卧和次卧都在二楼,她的房间据说在楼梯口的第一间,旁边那间就是周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房门半敞着,看样子应该也不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拓和她一样大,都是暑假结束要上高三的年纪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进来到现在,她和周拓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,她不喜欢周拓看她的眼神,带着来自上位者的傲慢。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