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u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uu小说网 > 失落拼图(破镜重圆 h) > 烟花

烟花

船舱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拓把衬衫捋好,胡乱扣上pi带,推开门,林缊月已不在外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新的江边晚风拂在脸上,三楼甲板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倚靠栏杆,从口袋里掏出烟盒,背风拢手,深xi一口,烟雾立刻裹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船上人多眼杂,这么多双眼睛盯着,他本该和她保持距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太冲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拓不几乎会为发生的事感觉懊悔。但这样的低级错误,是在犯得太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生活记事来就以八倍速快进,学前,小学,初中,高中,大学,充斥无数补习,竞争,奖状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就是毫无疑问以继承人的shen份进入周氏。采购,拍卖,开会,制定策略,日夜颠倒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方方正正的英文填字游戏,给出既定的单词,只需填入正确字母,就会漂亮的完成这个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林缊月一直是游戏里的不稳定因素。你永远无法认清到底是大写的i,小写的L,还是数字1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形状一直在变,弄得你也在变,填到最后,发现人生gen本不是一张写在报纸上的填字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当他意识到时,已经过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迟到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被挽回,所以周拓摇摇tou,忘掉这个发现,又变成一张轻飘飘的二维纸质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现在,现在她就在眼前,在h市,甚至又住回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像过去在招手,那个看不清究竟是L还是l的字母,正提醒他一遍又一遍,曾经那个对于人生,片刻间的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    江上风大,吐出的烟雾一下飘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拓回过神,对岸江景灯火通明,他低tou看了眼手表,离凌点还差一刻钟。

        pi鞋声响起,周拓转tou,是姜严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哪里了?好不容易请了嘉映的黄总,你就不去和他讲讲,给你们公司写点好听的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走进,才看清周拓的模样,姜严明着实被吓一tiao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嘛去了你?……衬衫皱得都能夹死人……和谁打架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拓不理,继续抽手里的烟。

        姜严明说:“唉,好吧好吧。我替你打过招呼了,遇上个我这么好的朋友,你真是八辈有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盏灯,什么时候展完?”周拓打断,“原版的,不是现在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年年底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快点结束么,我有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甲板上觥筹交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里,林缊月张嘴打哈欠,刚结束激烈运动,现在shenti有些疲ruan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走进船舱,找空位坐下休息,外套上还残留着周拓shen上的味dao,倒有点让人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在这时响起,林缊月定睛看屏幕,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依旧保持一句废话不多说的风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查到了,就是那个会计zuo的。等下把详细信息发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这么快?”她并有料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知dao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,你要去看看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船上信号不是很好,邮箱一直没发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导致他们家破产的罪魁祸首,那个卷款逃跑会计的资料信息,就静静躺学姐给她发的邮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那都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得知和周家无关后,她就彻底失去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很久以来林允月一直在怀疑破产的事是周家zuo的——好意为林run刚提供工作,让她借住。对于所有人都是棋子的周放山,好心到让人生疑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想来,确实还有另一种解释。但她并不打算去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破产后,她好像就被某种不可预测的漩涡卷入:寄人篱下,外婆去世,拿五百万走人。林run刚张婉清离婚,林run刚成家,有了新的小孩,张婉清也忙于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像寄存在柜台的行李,在很早之前就已经被贴上失物招领的标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叮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邮件显出,打乱思绪。

        林缊月定睛一看,那个始作俑者的居住地点居然不是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