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u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uu小说网 > 死太监总在妖媚祸主 > 05谁又能有幸摘的这一朵危险刺手的高岭之花呢

05谁又能有幸摘的这一朵危险刺手的高岭之花呢

夕阳西下时分,五彩晚霞遍布天际,把朱墙金瓦染上了绚丽斑斑的色彩,gong门的落锁又快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按例长大后得了封号,出gong独府居住的皇子帝姬都必须赶在落锁前赶紧出gong,否则便依闯gong之罪治罪,一视同仁。

        纵使帝渺再是不舍得自家阿姐又要离自己出gong,但在帝渚的再三保证自己今后定会日日来看她下终于勉强放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han着热泪一路送至gong门口,才被帝渚连连cui促由着gong女们连哄带劝的扶回了gong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是一走三回tou,像是与她这一分开便是隔了千山万水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这三日她日日都来,从早陪到晚上一刻不离,就像她回来那日答应她的一般,今后两人绝不分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明日她便要开始上朝听政,可她也答应了下朝就来看望她,实在无需这般的难过不舍。

        帝渚背手站在原地,目送那纤细如柳絮的背影被众多jiao艳gong女拥簇着离开,直到没入花廊之中彻底消失不见后,方是略为无奈的低眉一笑,随即甩袖转shen,往外gong门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一chu1妙手回廊,远chu1霞光染遍,屋檐重重,她不由侧了脸凝望当初她与帝渺还住在乾德gong的gong殿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往事如chao,她正看的不禁陷入回忆时,斜旁chu1蓦然传来有东西飞过的咻咻声,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清脆尖细的叫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心,快是躲开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帝渚是绝佳武骨,天赋异禀的武学天才,曾被前朝的兵ma大将军林远之夸赞为万里挑一的好苗子,是天生学武的奇学将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日夜练武二十载从不间断,又久经沙场,练就一shen登峰造ding的jing1妙武功,当世鲜有敌手,更有耳聪目明的绝妙五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静心就能听到十丈之外的低声说话,功力如何由此可见高低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一听到有事物飞过,直朝自己而来的轻微响动,帝渚心念未动,shenti便下意识的zuo出了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tou亦未回,顺势拽了腰带上的一颗点缀金珠,向着那东西的位置屈指一弹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都要砸到她眼前的东西便像是被壮汉重重的往回打了一拳,径直往后飞过十丈远,一路破花碎木,速度奇快,直到生生嵌入了假山之中才是停下!

        这随意显lou的一手莫说是叫gong里从未学武的nu才宮婢们瞬间惊如天人,就是练武多载的武夫见了都要仰天长息,自叹佛如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自己不过短短出了个神便撞上意外,帝渚回tou一瞧,正见跑至廊下的几名年幼轻轻的小太监都被这一幕震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个个呆呆的仰tou望着她,眼中又是佩服又是惊愕,一个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回眼看了一眼那被她用一颗金珠打入岩石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那险些撞上她的只是个银丝勾勒的蹴鞠,因为受不住帝渚随意一打,好好一个蹴鞠破碎扭曲的嵌入岩石里,破烂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应当是这群小太监玩耍时踢得力气大了点,这球飞了出来正好撞上了经过的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明白这不过是个小小的意外,而那蹴鞠也被她没控制力dao的一下打坏了,帝渚便没有要责怪这群小家伙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被这群小太监用一种震惊到复杂的目光仰望着难免怪异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刚要张口说话时,又有个年长许多的太监快步走近,应该就是负责教导这群小太监的教事公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这群刚入gong中不久,暂时还不懂礼数的小太监们竟是趁着他一时不在就偷懒玩起了蹴鞠,更是好巧不巧的踢球撞上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涞又气又急,这后gong之中遍地是贵人,哪个是他们冲撞的起的人物?

        上面轻轻松松的一句话落下来,他们一条小命都得交代在了这里!

        他尚未靠近,还没看清那人是谁,就对着那些呆呆傻傻的小太监们厉声呵斥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肆,你们一个个活腻了是不是?冲撞了大人不立刻跪下认错,还敢直盯着瞧,是不是想被丢进内司坊尝尝剥pi抽jin的滋味!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司坊的教坊公公一个赛一个的残忍心狠,被丢进去的犯错nu才们少有人能活着出来,就算有人有幸留命回来那也是去了大半条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去的人无一例外都是受尽了苦楚折磨,剥pi抽jin四个字可不单单是说说而已!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尚未受过重罚的小太监们一听闻之如噩耗,个个吓得不轻,哪里还敢再瞪着那天神一般的人物看,当即跪下脑袋撞地,磕的青石砖砰砰响,嘴里直向帝渚连声求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,你们起来吧,本官不怪你们。”小太监们年幼,shen姿小小,正与当初她离开时与帝渺所差不多的年纪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见这群小家伙惶恐大哭的模样便想起了那时她即将奉旨离gong上战场,但拉着她的衣角死活不肯放手,哭声震天的帝渺。

        帝渚眉tou皱的愈紧,待那群小太监们终于是停止了撞地的害怕举动,却还是个个埋着tou啜泣不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林可可的私生活 宫女也能开后宫? 乖妈妈 他说给我补课 【美式喜剧np】天才姐姐她不能专一(原名:时之黄金) 小保姆柳梦露打工日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