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u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uu小说网 > 死太监总在妖媚祸主 > 09 嘴角还微微带着蔑意,尤不自知身死而一命归天

09 嘴角还微微带着蔑意,尤不自知身死而一命归天

入夜,月色朦胧,星光暗淡,所有事物都埋没在深沉的黑暗中,静寂无声的让人不免想昏昏yu睡。

        屋中烛火幽幽,光线昏暗,桌后的大将军依旧正姿端坐,气场凛然,自傲孤高的不可bi1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见他进来便冷冷刮了他一眼,终究没为那点小事斥骂他,只上下打量了他一圈后,问他:“洗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川悻悻摸了下鼻子,又扯了扯从内到外新换的衣袍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洁癖的在军师唯恐他哪个疙瘩角没洗干净就会浊了将军的眼睛,给他搓洗的时候就差上铁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隐有哀怨的低声嘀咕dao:“何止是洗了,军师差点没把属下的pi都搓掉三层!”

        帝渚只当听不见,如云似霞的凤眼盯着他,语气平淡的像是随口一问:“林川,这几日我不在,你都zuo了些什么?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不是聋了瞎了,谁都能瞧出来这会儿大将军不是在和他唠家常扯闲聊。

        且大将军素来冷漠少语,万不是那种能与属下当庭把酒欢歌的温和xing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一听到这话,再想起最近他的所作所为,几乎是立刻林川后背的冷汗直下,口气便愈发小心翼翼,避重就轻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从入京之后,将军杂事繁忙,时常进gong夜幕才归,属下们也不敢懈怠,每日属下都会练剑tong枪八百次,吞元吐息两个时辰,以及教导将士…….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川说的这些帝渚倒是毫不怀疑,这混人私底下再胡来,练武之事也一日不会落下,便挥了挥手,打断dao:“没问你这些,我是问除了这些,你还zuo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将军直直she1来的眼光亮的吓人,迎面对着那双像能看透一切的锐利又清亮的黑眸,即使林川再能说会dao,满腹慷慨之词皆是瞬间通通沉归丹田,一字无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吞吞蠕蠕许久后,才xie气的垂下tou,认命的实诚答dao:“属下偷偷拿了府里库房的银两,买了醉花楼的三十坛陈酿女儿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.还跟着张麻子,顾难忘下了赌场,输了十颗金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里时,帝渚便屈指慢慢敲击着手下百年沉木zuo成的八仙桌案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闲逛的松子min锐的察觉到主人的心情不太好,探tou凑近帝渚tui边轻轻的磨蹭,安抚着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帝渚余光不落它一分,更不像往常一般伸手抚摸它的touding,与它亲近,仍端坐不动,脊背绷直如拉满的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川听着前方那一下一下手指敲击桌面的清脆叩击,仿佛每一下是敲在他的心尖上,后背的阵阵冷汗冒的更汹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双手紧紧握拳,若是细看会发现在微微发颤,咬牙顿了片响,他索xing破罐子破摔,埋下的脸lou出了豁出去的痛苦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属下还去了捞月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捞月坊,皇城最好最大的花楼,是真正的销金窟,温柔乡,普通人怀揣百金踏入那dao门槛,第二日都是光溜溜的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前方的低哑嗓音听着更冷更重:“每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.除了今日。”今早听军师说将军申时便回,他便没去了那迷眼心祸,叫人一去不愿归的捞月坊,而是挑了家勉强尚可的花楼待了大半日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想趁着将军未回府时便归,但没想到那家花楼的酒实在酿的不错,他一再贪杯就坏了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早知如此,就算是捞月坊的花魁愿意倒贴银钱与他恩爱一夜,他亦不会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落,前面便沉寂了,足有半刻听不到一丝声响,气氛霎时凝重,林川感觉这一刻自己都快是升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生气的将军不可怕,怕就怕沉默不语的将军,因为那时的将军不是气的太狠说不出话,就是心情太过糟糕不愿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无论前者后者,此时都与林川决然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将军营人人皆知一条至理名言,天底下你惹谁都可以,就是千万别惹大将军,毕竟惹了大将军的代价非是普通人能承受的惨重!

        前车之鉴尚历历在目,离得最近的一次就是三年前的边疆来了个随风飘浪的浪dang子,一次正好撞上大将军shen着常服带着一支铁骑兵巡视边防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见所有将士竟对一shen黑裳金袍的女子唯唯诺诺,卑躬屈膝,心生轻蔑,便面lou嘲讽,冷笑说了句‘江山多jiao,折腰若此’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大将军听见后并不见怒色,只字未说,只是当即抽出了shen边将士的佩剑向那人挥剑一斩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dao两人之间可是隔了足足十丈多远的距离,剑风携沙过后,那人最后一个字刚落,下一刻shen子就左右分半倒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嘴角还微微带着蔑意,尤不自知shen死而一命归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寒光剑劈十四州,一剑过后,举座皆寒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侮辱军人,当诛。”而当时的大将军看也不看那一分为二的尸ti一眼,平平静静的丢下这句话后回手把剑插回了将士的剑鞘,然后扭tou对shen旁看呆僵住的将士冷冷淡淡的吩咐,“埋了。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林可可的私生活 宫女也能开后宫? 乖妈妈 他说给我补课 【美式喜剧np】天才姐姐她不能专一(原名:时之黄金) 小保姆柳梦露打工日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