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u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uu小说网 > 死太监总在妖媚祸主 > 11阿姐不陪我一道睡,我也不进去睡,一个人睡着那么大的床我寂

11阿姐不陪我一道睡,我也不进去睡,一个人睡着那么大的床我寂

幽长幽长的gong廊,金阳斜斜,碎屑光斑洒落在花门下的条条紫藤,美的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殿下有没有想过,你这样一味的退让拒绝,其实并不能让皇上放心,反而更忧心忡忡,寝夜难安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帝渚停脚,扭tou凝神看着郑国公: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你是凤歌的长帝姬。”迎着她深沉似海的眼眸,凝重面色,郑国公笑微微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仅如此,你还是镇压边疆的镇国大将军,现在又成了承平侯,shen份尊贵非是普通皇亲能比,就算殿下现今日日困在将军府闭门不出,可保不齐有心思的人多想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本侯就真真无法。”有心思的人五个字意味深长,帝渚听后不禁叹气,第一次眼lou苦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zuo的本侯都zuo了,若那有心思的人还是多疑多猜,本侯难dao再走边疆九年?如今就算本侯肯,他也是不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谁都知dao放虎归山四个字,他怕,她亦不愿,可前后两条路都被堵死,更是不能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国公看着她,笑了笑:“那殿下就不再想个别的法子?难dao真就束手以待,顺其自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暗意蜚蜚,帝渚定眼she1向郑国公,冷冷目光带着深深的探究,而郑国公也由着她看,笑意不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响后她移开眼,第一次对着这倍受她敬重尊崇的老人沉声责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公慎言,这话本侯不想再听到第二遍。如若这话传了出去,国公被外人误会有大不逆之举招来祸事,那就太糟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多谢殿下好意,小老儿记住了。”郑国公仍是不慌不忙的应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这话过后就再不提及此事,而是转口与帝渚随口聊了些家常碎话,只当刚才一事从未发生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事就像是被两人抛之脑后,忘个干净,帝渚同郑国公一路聊家常般的闲闲谈谈到了崇元门时便要分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早朝国事冗长,又耽搁了这些时候,她还未入浮云台陪伴帝渺呢,再迟了不仅帝渺要跟她闹脾气,回府了松子也要跟她闹脾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唉,说起来大将军帝渚表面风风光光,引无数人羡慕崇拜,但谁能知dao她却是被一个小女子和一只黑豹指使的团团转呢!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国公,先前林尚书他们几人说的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临分开时,帝渚想起了之前她奇惑不解的事情,正好周旁无人,她便追问了郑国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前面官员的咒骂痛斥声郑国公也听得清楚,因此帝渚一问他就立刻明白了,偏偏提及此人他也不知该怎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帝渚还在耐心的等待他答疑解惑,而郑国公顿了顿,面色变得几分怪异,像有口难开,又像不知从何提及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久,他才是吞吞吐吐的开了腔,但却言辞闪烁,话不由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没什么,就是皇上年轻贪色,可喜好有些独特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独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内廷之中有个掌事太监,是近几年皇上跟前的大红人…..时常与皇上厮靡内殿,彻夜不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国公脸色古怪的刚说完,帝渚就怔了一怔,嘴微微张开,与他初晓此事时是一模一样的错愕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帝渚皱了眉tou,薄薄的chun冷冷吐出三个字,极尽厌恶:“真恶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早知这个结果的郑国公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过后,帝渚也没怎么放在心上,虽说皇帝与她有名义上的姐弟关系,先皇后君共赴黄泉后理应长姐为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可不敢guanshen为皇帝的弟弟喜欢的是男是女,是太监是畜生,而且她也没心思guan,免得自家热粥没chui凉又惹来一shensao。

        光是一个帝渺,一个松子,一个将军府都够她忙的团团转,晕tou转向的找不着北了,哪里还顾得上旁人?且她也不想多分心思出去顾及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的是,当意外不guan不顾的撞上门时,凡人只能措手不及的接住,满嘴han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姐,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下方传来一声ruanruan绵绵的呼唤,盯着窗外有些出神的帝渚便收回目光,垂眼温柔的看向侧shen躺在她怀里的帝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帝渺仰面hannuan带笑的望着她,一手抓着她散下的长发绕了指tou玩耍,一手则是与她十指交握,细长指尖便nie着她因为常年练武而带茧的掌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好殿外透来的阳光落在两人相握的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雪白与冷黄,宽大与纤细,huanen与cu糙两相对比后更显chu2目惊心,美的更美,丑的更丑,真真碍眼别扭的很。

        帝渚试着抽了抽手,没抽动,只得作罢,又见殿外的日tou方向变动,she1进殿里的阳光都快晒到了自家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林可可的私生活 宫女也能开后宫? 乖妈妈 他说给我补课 【美式喜剧np】天才姐姐她不能专一(原名:时之黄金) 小保姆柳梦露打工日记